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浙江拱东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电子商务服务中心

垂询热线

0571-56835043

电子信箱

bloodcollectiontubes@gmail.com

公司地址

浙江省台州市黄岩经济开发区北院大道10号
邮编:318020
电话:0576-84051777 84051888 84051999
传真:0576-84050345

更多 | 加入成员列表

资源导航

更多 | 发布图片企业相册

访问数:2343353

状元红高手论坛567711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19-10-15  浏览刺次数:


  10月14日下午,韩国法务部长官曹国正式表明辞职意愿。这距离他上月就任仅仅间隔了35天。

  曹国这个名字近期霸占了韩国所有媒体近两个月,相关文章不计其数。作为前法务部部长,他将韩国社会再次分裂成“保守”与“进步”两大对抗阵营。起自他的风波酝酿于两个月之前一篇占据韩国各大媒体头条的文章——“曹法务部长候选人涉嫌滥用职权,以权谋私将其女儿送入顶级高中读书”。一时间舆论哗然。随后,追踪报道纷沓而至,曹国的“天才女儿”被扒出高中就以第一作者发表SCI论文(即被美国《科学引文索引》收录的论文)、骗奖学金等经历。

  随着事件的发酵,韩国顶级高校“SKY”(SKY是首尔大学、高丽大学、延世大学三校的英文首字母)的学生也被牵涉其中,更直接激化了保守党派与进步党派的对抗局势。很多保守党议员认为,韩国文在寅总统滥用权力,将一个不清不楚的人送上了法务部部长之位,是一种独裁行为;进步党则认为这并非大事,且校方应该承担更大责任……众说纷纭、唇枪舌战中,不堪众怒的曹国黯然辞职。

  曹国可说是“被引咎辞职”的牺牲品。说他“被引咎辞职”是因为纵观整个事件的发展,从一家之言到媒体跟风到政界波澜,曹国上任不过月余就引咎辞职(还是部长级别),这很仓促也很不正常;为什么说他是“牺牲品”?且先了解其女儿事件来龙去脉,再结合党派斗争,一探便知。

  两个月前,韩国媒体关于曹国之女的种种报道首先引起了大学生们的质疑和抗议。虽然后续报道称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曹国动用权力帮女儿打开顶级高中的校门,但其女骗取奖学金和高中时期的SCI论文等事却被坐实确有此事。

  在竞选法务部部长时,曹国曾这样强调自己的初心:“现在的韩国国情,阶级差距过大,仍有许多国民过着难以为继的生活,但那群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还有他们的子女,一直踩着这样的国情往上爬,永无止境地追名逐利,对此,我感到非常愤怒。”其女之事一出,人设崩塌,这段话反而成了在野党(保守党)口中的笑柄。在野党领袖直言:“曹国候选人可以走人了,这是过去的曹国对现在曹国的命令。甚至可以说,曹国候选人去检查厅自首才是正确的选择。”

  笔者对目前韩国媒体报道的曹国之女过往经历做了一个整理,并逐个进行了考察。

  据悉曹国之女曾在2007年,也就是她高一的时候参与了一个实验项目的实习,随后就火速发表了SCI论文——《eNOS Gene Polymorphisms in Perinatal Hypoxic-Ischemic Encephalopathy》(《围产期缺氧缺血性脑病中eNOS基因多态性》),篇幅六页,全英文写作,并被登刊至2009年的《韩国病理学杂志》(Korean Journal of Pathology),属于SCI-E的论文(即被美国科学引文索引扩展版收录的论文)。百度学术上也确实可以查到这篇文章,第一作者姓“曹”。

  且不说高中生发表全英文医学论文的可能性,就笔者查到的以下几点就难以自证:1)曹女参与实习的实验团队是于2002-2004年进行新生儿童血液采取的,曹国之女1991年才出生,彼时年仅11岁,小学都没毕业;2)该论文的实验过程需要长时间在医院对比分析正常新生儿童和91名脑部受损儿童的成长状况,曹女在该团队短短两周的实习,DNA分析都不一定学会,更别说得出结论;3)该论文参考文献为30篇英文论文,高中生不太可能两周时间读透这些通篇都是学术单词的论文。

  2010年,曹女通过面试成功进入到高丽大学就读本科学位。根据2010年高丽大学的选拔制度,选拔总共分为2个阶段。第一阶段为语言考试(40%)+ 学生部门考核(60%),第二阶段为第一阶段的总成绩(70%)+ 面试(30%)。其中,学生部门考核包括论文加分,所以不难猜测她的所谓第一作者的SCI论文助了她一臂之力。

  在高丽大学获得学士学位后,曹女前往首尔大学环境大学院攻读硕士学位,连续两学期获得奖学金,共计802万韩元(约4.8万人民币)。该奖学金本是为了帮助学习优秀但家庭贫困的学生设立,为什么给到了法务部长候选人的女儿?在首尔大学学习一年后,她转学至釜山大学医学院,继续拿着奖学金上学,连续6学期共获得了1200万韩元的奖学金(约7.16万人民币)。事实上,在转学至釜山大学后的第一学年,她就有三门课不及格,但是依然获得了奖学金。

  综合上述种种,可以看出,曹女的经历漏洞百出。中国古语云“德不配位,必有灾殃”。众所周知,韩国的高考非常激烈,很多学生需要废寝忘食的学习才能够考上不错的大学。很多学生为了考上好大学在下课后还要去收费昂贵的补习机构补习到晚上12点。有的学生实在学不好,走投无路,甚至选择轻生来减轻父母的负担。

  因此,考上韩国顶级高校的学生,尤其是考上SKY的学生可以说是韩国精英中的精英。然而,曹国的女儿如此与轻易得获得入学资格和奖学金,这实在让其他多数凭借实力求生的学生心寒。对此,以SKY为首的学生举行了大规模,向学校抗议。首尔大学的学生们对曾是前首尔大学法学院教授的曹国感到厌恶;高丽大学的学生们对通过“假论文”就可以入学的高丽大学感到不快;延世大学的学生则怀疑在延世就读的曹国之子也有“特权入学”嫌疑,要求学校彻查。之后,对于曹国的抗议逐渐从校园蔓延向社会,星星之火成燎原之势——众人皆强烈谴责曹国通过职权为家人牟利。

  自从韩国前总统李明博、朴槿惠被文在寅下令关押后,韩国保守党的势力弱到了极点。在上一次地方选举中,因为有文在寅同朝鲜建立的良好关系作加持,进步党大获全胜,获得了多数重要席位;保守党则是一再受挫,一度面临解散。但文在寅政府由于经济问题的失利使保守党派得以喘息,等待反攻时机。此次文政府一意孤行、利用总统特权任命具有争议的曹国为法务部长之举引起了韩国社会极大的不满,政府公信力受到冲击,白姐赌经。这对于保守党来说,可谓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曹国被任命为法务部长官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推行检察院改革。由此,检察院所属人员四处奔波调查曹国,在尚未有任何法律根据的情况下对曹国进行了调查,并将相关证据交给了在野党人士。检察院再一次同政界人士勾结,试图干涉政治。

  韩国的检察院可以说是韩国的核心权力机关,对比全世界所有其他国家的检察院,韩国检察院拥有的权力太多。韩国检察院同时拥有搜查权、起诉权、搜查令请求权,简言之,检察院可以自行决定搜查对象、逮捕对象、起诉对象、裁决后的量刑等。

  韩国某机构曾做过一项调查,针对前任总统朴槿惠时期检察院相关新闻做了一个整理:检察院相关新闻共计321条,其中正面新闻寥寥无几,不过3条;反之,负面新闻高达271条。为什么韩国的检察院如此遭人们所唾弃?因为检察院已经背弃了其设立初衷。

  检察院建立之初是 “公共利益”的化身,即为了保护大众权利和社会安全而设立。然而,如今的检察院人士往往同政治圈勾结,以权谋私,换取政治利益。比如,若是一个政治家向检察院提出请求,检察院会根据“雇主”的意愿行事;事成之后,政治家则会给予检察院相关人员晋升机会作为回报。其中最为典型的案例就是李明博时期检察院协助其实现了的“媒体独裁计划”,前KBS社长便被检察院加以莫须有的罪名,受到逮捕,而后又被检察院使用起诉权起诉,使其承受长达4年的诉讼。虽然最终韩国法院判其无罪,但为时已晚——这位前社长已经身心俱疲,难以继续胜任之前的岗位。曾经助纣为虐的检察院相关人士却获得了晋升,平步青云。

  由于文在寅在竞选之初就曾对检察院权力大肆批判,所以检察院一直都对文耿耿于怀。2017年1月5日,文在寅作为总统候选人谈到了自己的检察院改革计划:“为了限制检察院的权力,(我若当选总统)会将检察院的搜查权和起诉权分离开来,打造一个权力更加分散的组织。同时,为了限制位居高职的公职者受贿腐败,也将会设立高位公职者腐败调查处。”文在寅上台后,这方面的改革推进一直由曹国负责。他提出的检察院改革方案主要包括两大内容——检察院、警方的权力调整,设立公职者腐败调查处——与文在寅竞选时所设想的一致。

  此次曹国下台事件,虽然有其女儿的污点作为导火索,但从发酵速度、舆论规模来看,成因并不单纯,很难排除背后没有保守党人或检察院人的运作。

  曹国宣布辞职时表示,“作为学者、知识分子,推动检察改革是我毕生的使命,也是多年来一直追求的目标。近两年半以来,我作为首席民政秘书、法务部长官,一直致力于推动检察改革,尽我所能的做到了最后。在任职一个月后,我曾发表了11个检察改革课题,在行政部门也开始着手推进法律层次上的改革。昨天,在党政厅高级会议上再一次确认了检察改革议题,我相信检察院改革必将能够实现。现在,检察院改革从程序上无法暂停,任何政权也无法干涉并停止……不能因为我个人问题给总统带来更多的麻烦……希望各位国民能够放下我的问题,同总统一起促进检察改革。”

  曹国的辞呈,确实是为了保住文在寅政府及其改革计划而递交的,为了能让群众的怒火在此平息,不再受到别有用心者的操作。虽说其妻女亲戚一直被扒出各种不良记录,但本人相关的经历确实一片清白。

  同时,检察院对于文在寅派系人士的敌视和打压,也确实达到了肉眼可见的放肆地步。为了阻止曹国出任法务部长一职,故意向在野党、媒体泄漏调查报告;为了找出曹国的污点向其施压,视公民隐私权若无物,通过各种手段调查曹国和其家人。找到污点(如他女儿的事)便以最快的速度向多家报社媒体大肆宣传,发酵炒作。

  “民主言论市民联合”的调查显示,9月10日至9月24日,共有166篇关于曹国的报道,平均每天11篇;但其中133篇均是报道其家人,与曹国无直接关系。若仔细分析一手消息来源,可以发现其中一大半新闻(75篇报道)均出自检察院——它们大多使用了“根据检察院调查…”、“检察院表示…”、“检察院调查得出…”等语句。在此期间,电视台报道的共54条电视新闻中,多达39条(67%)表明消息来源于检察院。而后续学生们自发的游行和抗议、民众的施压和示威,不过是为这已点燃的火堆添了一把柴。

  虽说笔者作为一般市民,无法以确凿证据指控韩国检察院的不耻之举,但从上述例子中可以看出,韩国检察院为阻止文在寅的检察院改革可谓是机关算尽、煞费苦心。当然,韩国民众也不傻。近日,已有40万国民在民怨申请中要求政府彻查检察院长,相信这个数字还会上升。此次法务部部长引咎辞职,乍一看是韩国民主的又一次胜利,实际上是民主被利用后的又一个牺牲品。也希望文在寅在痛失爱将后,初心不改,继续以实绩推进检察院改革,切实兑现当初选举时许下的诺言。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yjhjs.com All Rights Reserved.